墨白

第一张的图是 @虫正直 太太的,借用下,再试一次,再翻车只有江湖上见了。
接着上次,第一次开黑车炖锅肉,好紧脏。

“……咚咚,咚咚。”
在这样一个静谧的夜晚,心脏的律动显得格外的明晰,罗丹的手还放在彩的胸膛,男人的手掌掩盖了她左胸大片的春光。彩眨巴眨巴眼睛,随后闭上,感受着罗丹手上的温度。
“……”无法忽视的手掌中柔软的触感,让罗丹忍不住揉了一把。
“嗯。”没想到罗丹突然来这么一下,彩咬住了食指,低吟了一声。
仿若发现了什么新鲜事物一般,他不断把玩着手中的柔软,手指微微陷了下去,柔软的手感比触摸到天上的云彩更要纤和细腻,她的左胸随着罗丹的动作变化形状,他干燥的手掌反反复复地摩擦着顶端。
好奇怪。
细弱的快感不断在体内奔流,彩在罗丹身下小幅度地扭动着身子,破碎的呻吟从嘴里不断的漏出。
罗丹突然猛的用力捏住她。
“唔!”彩用力咬住手指,一排血痕印在了指节上面。
待罗丹松开手,她白璧一般的皮肤上已经有了五个鲜红的指印,昏黄的灯光下,女人敞开的衣襟,眼中微微含着的泪水,身上滚动的汗珠,胸前的红印,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暧昧。
“你呀,轻点不行么。”彩松开手指,微微喘着气说道。
“......好软。”罗丹卸了力道,轻轻地又揉了几下。
“......”
他突然直白的言语把彩臊地别过了脸,只留下被煤油灯照着的发后红透了的耳根。
“你又......干什么,痒。”
男人凑到了女人的颈项,顺着一路向下嗅着她身上的味道,左手也跟着一齐向下从她身侧划过,待到了腰带所交缠处停了下来,鼻尖在彩的小腹来回转着圈,温热的气息全部扑在了皮肤上,手也来到腰侧来回抚摸着。
“恩恩。”
彩颤栗着,挺起了腰,正好让罗丹的嘴唇正正地贴到了小腹上,罗丹顺势用双手抓住她的腰,抬起她的下半身,把自己挤入她的双腿间,用牙齿咬开了腰间的结,嘴唇仍在不断往下探索。
“停...停下来。”强烈的刺激让彩实在是承受不住,她全身都为她自己所不知道的被奇怪的感觉所包围,酥软而又无力,她勉强仰起了头,用手无力地抓住罗丹的头发,希望阻止他在她身上的肆意。
“嘘。”
罗丹停下了继续向下的脚步,转而抬起了她的右腿,从大腿窝处慢慢的往上嗅着。
“...罗...恩~”
左手也从同一个起点慢慢往左脚尖抚去,一路上在几处又留下几条红痕,最后停在了她的脚腕上,细嫩的皮肉包裹在踝骨上,盈盈的被罗丹一手握住。
“不行!”彩急于收回她的双腿,但是又碍于这个尴尬的角度,稍有大动作浴袍下一切都暴露在他眼下,只能双手撑住身体,微微用小劲往回抽回她的脚,虽然这般力道完全被罗丹所忽视,他的手就那么不松不紧地锢住她的脚,手指有下没下地上下蹭着,最后饶有兴趣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她无暇的脚腕。
“......”
彩的手紧紧的攥住他的衣服,指节上泛起了用力过大的牙青白,而另一只手则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,以防难以自持的声音从唇中泄露,整个脸上都泛着淡淡的红色,颊上的红好像都漫到眼角去了,眼中水色涟涟,红唇中一两声低吟还是透过指尖传了出来。
“?”
罗丹听到了细微的声音,抬起头望着彩,炯炯的红瞳就这么盯着她,半晌没有得到彩的回应,便倾身上去,拉开她捂住自己的嘴。
“怎么了?”罗丹低沉的声音就炸响在彩耳边。
“你,你,你......”
这下羞得彩满脸通红,说也不是,不说也不是,两人就这么大眼对小眼看着对方,还是彩先败下阵来,转头移开了视线,刚刚转开,就被罗丹捏住下巴强行转了回来,彩望着罗丹眼中看见了自己吃惊的神色,还有他眼中深深的困惑和不解,她一点一点地镇静了下来,脸上的红潮也逐渐褪去。
“......”
罗丹看了一眼放在角落的沙漏,松开了手,拿起了一旁的兜帽站了起来。
“时间不早了,我去巡夜。”
“哎。等等。”
彩及时地拉住了罗丹的手腕制止了他,他转头看着坐在地上的彩。
“你把我研究了个遍,就想去巡夜?这个不公平吧。”
她借着罗丹的力量站了起来,把他推到了靠墙的位置,罗丹微微低下了头,俯视着彩,还是那种直勾勾的眼神,定定的望着她。
“唉,你这人这是,笨蛋......”
彩低声叹了口气,拿过了他手中的兜帽,戴在了他脸上,隔住了他的眼睛,虽然知道并不能阻碍他的视线,但是至少自己看不到那种过于专注的目光,能减轻几分心理的压力。
“别动哦。”
女人凑到了男人的耳边说道,罗丹微微偏过头,张开了嘴想要询问,便被她用食指压住了唇制止。
“嘘。”
彩靠近了罗丹靠在他身上,踮起脚在他的脸颊轻轻落下一吻,学着他的样子,缓缓向下,吻过他的下巴,他的气息呼在她的脸上,身体所散发的味道把彩整个人都笼罩了起来,下巴上小小的胡渣微微的刺着彩的皮肤,她拉开一些距离,从侧面可以看到罗丹被蒙住的眼,微微张开的嘴唇在有节奏的吐息,喉结偶尔的颤动。
好性感。
她悄悄地又红了脸,但是还是坚持着继续,到了喉结处,她轻轻地啄了啄那块凸起的地方,看见那个小东西上下滚动了下,笑了笑继续向下,到了罗达衣服所这改的地方,略微犹豫了下,还是用左手撩起了他上衣的下摆,暗黄的灯光的下可以看见他身上鲜明的肌理线条,还有并不明显的大大小小、深浅不一的伤口,她的右手抚过他身上一条条已经痊愈的伤痕,一条条的数着,末了跪下把脸贴在他的腰腹。
“......”
罗丹感觉到有些凉凉的液体划过,用手抬起彩的脸,看见她泪眼婆娑地望着他。
“不痛了。”
他用手指拭了拭她眼角的泪,拿到唇边尝了尝。
“好咸。”
“噗!”
看到男人笨拙的动作,彩不禁笑了出来,尽管眼角还带着泪。
“好啦,我还要继续研究你呢,别乱动哦~”
她重新振奋了精神,对着他身上的疤痕送上了一个个虔诚的舔吻,从胸口到腰腹,他的呼吸起起伏伏,并不均匀,彩好奇于男人坚硬的肌肉,在罗丹的左腰张开嘴,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。
“唔......”
头顶传来一声不可一闻的叹息,他的手放在了她的头上。彩愣了愣,接着顺着他的腰际的两条线来回轻咬着,并用舌尖不时扫过唇下的肌肤,右手尝试着向他的脊背探去,从腰窝慢慢向上,像一条顺着大树扭动的蛇一般。
“呼。”
罗丹的喘息明显的重了起来,在彩向腰带下的禁区进行下一步动作之前,把她的头按住,防止她继续点火,彩感受到他的上下起伏的腰腹,向下淌落的汗珠,某种不断渗出的强烈气味,还有,裤子下无法忽视的凸起灼热。
现在,现在该怎么办。
彩被他紧紧地按在他的身上,罗丹身上的气味引的她有些微微发晕,现在进退两难,她收回了在他背后撩拨的右手,放在身侧,突然又攥紧了手,微微颤抖着,等罗丹稍微放松了手上的力道,她抬起了头,见他只是在微微喘气,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,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,迅速解开了他的腰带,两只手抓住挺立的灼热。
“唔。”
两人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叹。
“这...”
彩盯着手中的物事,有些发愣,闭上眼睛,一只手轻轻揉搓它的顶端,一只手从上向下来回抚摸着抚摸着,罗丹蓦地一震,弯下身抓住了彩的双肩,她被惊了下,手中的力道没由的加重几分。
“嘶。”
两人几乎又是同时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,她睁眼抬头看向罗丹,见他紧咬牙关,汗水从鬓角淌落,因为看不见眼睛,不知道他是痛苦亦或是愉悦,她忙的松了手。
“你没事吧?啊。”
视线再次翻转,彩再次被压倒在罗丹身下,双手被他单身擒住,他单手扯掉兜帽,眼睛里的红染到了眼角,脸上充斥着惊讶、难以置信和满满的欲望,盯着她的脸,上下扫视着,然后毫不犹豫的掐着她的下巴吻了上去,侵略性的直接把舌头伸入她的口中,寻到她的舌,来回交缠着,用力吮吸着她的嘴唇,手上的力道也在增加,给予她无法违背的力量,然后,松开她的下巴,稍微直起身,抓住她的右腿抬了起来,直接把身子挤了进去,毫无章法的冲撞着,像一只被禁锢在牢笼里的兽,迫切寻求出口。
“嗯嗯。”
两人都陷入了一种无法解脱的疯狂。
“...松,松开我。”
闻言,罗丹才把视线移到了彩的脸上,她的脸上有痛苦,有激情,有害羞,还有无法忽视的眼中泛着柔和的光,他停下了所有的动作,静待了一会儿,松开了她的双手。
“你,你......”
彩说了一句话,后面几个字完全被隐藏在她的唇齿间,罗丹没有动,她踌躇了下,别过了脸,又说道。
“没进去。”
“......”罗丹一把把彩抱起来,面对面地坐在他怀中,双手握住她的腰,再让她的双腿缠在他腰上。
彩真的觉得自己要羞涩到打个地洞钻进去了,两人就这么面对面眼对眼抱着,避无可避,他的灼热在她柔软的小腹跳动着,他的脸就在咫尺之间。
天哪......
彩耸起了肩膀,不断想向后缩,罗丹制止了她的动作,双手在她的上身游走,腰、小腹、两乳、后背,几乎所有的点都被他碰到了,她颤抖着,像沐浴在雨里摇曳的花,罗丹不断抚摸着,直到她无力地靠在他的肩头,发出微弱的喘息和迷人的气息,他的手才重新回到她的腰间。
“哎,我算是输了。”
休息了片刻,她双手放在他肩头支起身,借力微微把身体抬起了几分,然后用右手摸索着找到入口,彩扶着他的肩的左手不断地颤抖着,最后鼓起勇气对着他的炽热,缓慢的坐了下去。
“恩!”
彩感觉到一阵撕裂的疼痛,但是又带着无法言说的满足,等到完全吞没,她的额已经布满细密的汗水,她这才抬头,发现罗丹正在看着她,脸上带着不易察觉的愉悦,他抱住她的腰,小幅度的起伏着。
“罗...罗丹,你是不是...故意的?”
待她反应过来时,已经被厮磨地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。
“唔,不是。”
她猛地一缩让罗丹皱了皱眉,然后更加用力的锢住她的腰,带着她上下摇晃。
“别,别动了,我忍不住...会被发现的。”
彩咬着她的下唇,双手环在罗丹的颈项,向他求饶。
“呼。”
他抱紧怀中的女人,向下倒去,用嘴堵住她唇中的惊呼和细碎的呻吟,一手砸碎了一旁的煤油灯,屋内失去了唯一的光亮,重新陷入黑暗,只能勉强辨认出有两人难分难舍交缠在一起,还有偶尔泄露出的销魂的呻吟。

“恩?”
待彩再次清醒,已经是次日清晨,身上盖着的是罗丹宽大的红披风,她坐了起来,低头看去,身上都是昨晚留下的斑斑点点的痕迹,彩红了红脸,披着红披风向门外走去,看见罗丹背负着枪坐在木质的楼梯上,望着无边沙漠的尽头,她弯腰贴在罗丹的后背。
我会陪着你,一直一直,直到生命的尽头。
(两人的一进一退,罗丹想通过触摸的方式解答他心中对彩困惑的感情,下手没轻没重的,就像人对自己感兴趣的事物探究的那种心情,并没有‘那种’意思,但是彩自始至终都知道自己的想法,所以直接顺水推了舟,不然可能还要再等好久才有这么个机会,看似罗丹在行为上占了主导权,然而,这篇脑洞里真正在感情制高点的是彩,简单可以理解为:你撩了老娘,老娘一定要上了你。)

评论(3)

热度(1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