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白

俺家的本丸1

    婶婶的某些设定跟笔者本人相似,文章的内容基本和玩游戏的经历吻合,流水账式写法,主要作一些记录,婶婶名为,阿甲,是一个身高174的“壮汉”,对狐狸毛过敏,不太清楚怎么和男性打交道,喜欢和各种各样的女性交流,入职以前一直以为刀剑女性数量大大多于刀剑男士,所以进入审神者团队,当然她还有一个其他的目的,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,非常容易受到惊吓。 

    DAY 1

“呦呼~你好我是狐之助,作为政府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哇!从哪里冒出来的!!!你你你好,初次见面,请多多关照。啊,啊,啊,嗯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,胆小的审神者呢。那么,直入主题,相信你已经阅读过了相关的新人手册,知道你所肩负的任务了吧,本丸所运营日常,由于你是新手,有什么不清楚的,我也会帮助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!只是......啊,啊,啊,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吞吞吐吐,请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啾,啊啾,我对狐狸毛,啊啾,过敏,啾!!!!”

    “......那么,速战速决,先召唤出你的初始刀,后面有什么问题发邮件问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啾,是。”

   

    “哦,召唤出的是山姥切国广么,那么在刀剑现世之前。”

    “啊啾,等等,不是,难道所有的付丧神都是以男性的形象显现于世,不是以女性么!!!”

    “住口,怎么可以对神明如此不敬。你的任务是维护历史的正确,而不是纠结在刀剑男士的性别,喂!怎么整个人都变成黑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啾,没有小姐姐,没有人可以埋胸,啊,没有人可以给我举高高,人生还有什么意义,意义,意义,意义......”

    “呼,已经听不见话了么,果然带上这个是正确的。终极奥义,光忠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“嗷!prprprprpr。”

    “哦,飞起来准确的接住了呢,不要露出那种痴汉的表情啊,喂,控制下自己,你是一个审神者啊。”

“咳,好的,我接受继续在这里做审神者。”

“那么,你好好努力工作,我会定期发邮件询问的,先走了。”

喂!!等等,不要飞走,狐狸还可以飞吗,呸,不是我一个人怎么跟刀交流啊!!还不是美丽的大姐姐。

 

“叮!”

“什么声音?”

“我是山姥切国広……那个眼神是怎么回事。对仿刀的身份感到在意吗?”

“啊啊啊,真的出来了!!妈呀,还会说话啊!!!真的是男人啊!!!”

“什么,你就是我的主人吗?”山姥切国广微微皱了下眉头。

“咦,其实仔细看看,非常精致呢。如果是女士的话,一定是一位绝色,唉。”

“......”

隔了10米开外真的看的清楚吗?而且,为什么这个审神者这么高啊。

“走了。”

山姥切国广转身离去,黑白色的审神者看着他破旧的披风随风飘扬,吐了一口老血,夕阳西下,阿甲眉头一动,感觉未来的日子并不简单。

 

“所以为什么要来当审神者啊。”

某人在厨房一边洗碗,一边宽面条泪。

“又要做饭,又要洗碗,还要看着那个面瘫过日子,到现在三句话都没有说到啊。”

“喂。”

“哇!!!”

“啪。”

阿甲僵硬的转过身,看着山姥切国广,努力扯出一个笑容。

“请问,这位大爷,你有什么事么。”

“我,我只是想问你需不需要帮忙,算了,你也不需要仿刀的帮助吧。”

为什么感觉你很受伤的样子??不要自问自答啊,我还什么都没说啊......这种莫名的尴尬是怎么回事?啊啊,怎么办跟他们说话啊,想念小姐姐的大胸。

“要帮忙的话,可以先过来吗,隔那么远也没有办法,不是么?”

“哼。”

山姥切国广看着这个女人抽动的嘴角,还是走上前去。

“那么,先把刚刚打破的碗收拾下。”说着阿甲便伸手去拾在碗槽里的碎片。

“我来。”

他把她推到一边,兀自拾起来。

“嘶。”

“这是。怎么办?”

我还没有感动三秒,国广你怎么就把手伤了,真的不是拿的女主剧本吗??还有不要一脸震惊的把受伤的手举起来,血全部都滴到衣服上了,很不好洗的啊!!!

“呼,冷静,总而言之应该先去修复室处理下。等我看看地图。我们现在在厨房,先出门左转,然后直行100米,然后...走吧,知道路了。”

 

“......”

“好了,虽然包的有那么一点点丑。”

阿甲看着山姥切手指上略微凌乱的绷带,搔了搔头抱歉的笑了笑。

“总之,谢谢。”

山姥切国广别过头,用不可一闻的声音道了句谢。

“嗯?不用不用。哈哈哈哈。额,你先去休息吧,我去收拾好了。”

“......”

 

“唉。”

搬家第一天就见血啊,以后要是在召唤出付丧神,我这老妈子的命,惨罗。要不就不锻刀了吧,就这一把就够受了。

“终于收拾完了,我的,老腰。睡觉去了,哈欠。”

“哇!!!!什么东西!!山姥切国广啊.....你坐在这里,开个灯嘛。”

阿甲刚刚走出厨房,就看见门外有一团白乎乎的东西动了下,整个人都弹了起来。

“我就顺便路过,看看你弄完了没有。”

“......是是是,那你继续逛吧,我去休息了。嗯?难道你寝室也在附近?”

 

沃日,是谁规定的审神者和近侍的房间是挨着的啊?

没有小姐姐的第一天,想她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