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白

俺家的本丸3

DAY9

“国广啊,你为啥总是披一个被单啊,不热么?”

在早操——早饭——下地——午饭后的休息时间,阿甲看着那个在洗碗池的身影问道。

“没什么。”

哇,你这个怨气很大啊,嘴上说着没什么头顶上的乌云都要飘到我这里来了,是要用雷劈我吗。我想想第一次见他他自我介绍说什么来着。

 

我是山姥切国广。受足利城主长尾显长的委讬所打的刀...是山姥切的仿制品。但是,我才不是什么冒牌货。是国广的第一杰作...

 

唔,感觉是个有点自卑...?啊啊啊啊,我不会应付这类人啊,外貌看起来来不应该是乙女游戏里阳光学长的角色么。

“那个,国广。”

“干什么?”

“作为我的初始刀,也是我在这个世界里遇到的第一个人,我想给你取一个接现世人气的外号,叫——大黄怎么样。”

“什??”

“有没有很感动,独你一份哦,而且,大黄这个在现实里表示对一个人生活幸福美满的期待。”

“...不好。”

“等等别走啊,我还有备选名,铺盖怎么样,被单?床罩子?哎,别走啊!!”

 

直到晚上,山姥切国广都没有跟阿甲说一句话,不过看得出他的心情似乎也没有那么差。

晚膳过后,阿甲返回自己的房间处理政府发来的文件,最新一封是狐之助的,询问自己本丸现有的刀剑数量。

“删除,假装没看见好了。”

先把本丸这位相处好了再说吧。

“大黄,有啥事啊,说吧。”

她对着门喊道,“唰”的一声门被拉开,国广踌躇了一下,还是走了进来。

“主...阿甲大人。”

“把大人去掉。”

“...”

“好好好,不说这个了,什么事?”

“我本身为刀剑,虽为仿刀,但是...”

“嗯!”

阿甲扬高了声音,伸出手制止了他继续往下说下去,眉头微皱。

“你想...出阵?”

“......嗯。”

“听你这个语气,对我有什么不满么?还是说...你已经不能再忍受你自己以人类的形态存在了?”

阿甲四周泛起了无形的压力,周身的气场和平日嘻嘻哈哈的样子形成了极大的反差,眼瞳的琥珀色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。

“不,不是!我是说,不是的,我...在想,你是不是介意我的身份,所以不愿意再冶刀。”

山姥切国广把头低下,隐藏在一片阴影之中。

……大黄,你确定你不是女主剧本?话说他不说出阵,我都快忘了(还不是因为你整天倒腾菜地),意料之中的回答,吗?这么介意身份,哎,算了,慢慢来吧。

“说实话……我不太会和男性相处,即使你是刀剑男士,但也是以男性的形态,召唤太多的刀剑男士,会给我的心理造成一定的负担,所以你需要时间适应,我也是。呼,好了,你明天想要出阵我批准了。去休息吧。”

“是。主上。”

等山姥切国广出去后,阿甲趴在了桌子上。

唉,根本不会和这种啥事都闷在心里,说话前自己都排演了一万遍的人讲话啊......一看见他那种不自信的样子,就好想轮拳上去,郁闷,这个直接睡在地上的日子是没法过了...恩?

“叮!”

她咻的一下直起身子来,要不,明天当木匠自己做一张床吧!好!就这样决定了。

 

没有小姐姐的第九天,想她。

 

DAY10

“退治山姥什么的不是我的工作。”

“是是是,早去早回。”

阿甲在送走了山姥切国广,整理好菜园子后,倒腾出一套工具箱认认真真地就在本丸背后的小庭院开工了,以至于狐之助从天而降的到来把她吓得锯到自己的手。

“所以,你来干什么。啊啾。”

阿甲有些生气的踏着脚,脸上扯出了一个不太友好的微笑,虽然伴随着接连不断地喷嚏。

“哦呀,不是看见你没有回我的邮件么,怕你本丸人手不够,我给你带来了两个帮手啊。”说着把背上所负的两把刀拿了出来放在阿甲面前,“以政府的名义。”

“...”

所以狐之助你是个腹黑吧,真是不得不接受了啊。

阿甲扶了扶额,接过了两把刀。

“只要注入灵力他们便可以以人形的方式出现了,你这个本丸果真是人丁稀少呢,不过庄稼倒是挺好的。”

“是是,我知道了。啊啾,啊啾。”

“恩,那我就先走了,对了,还有这个。”它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掏出面罩,“专门给你申请的,防止狐狸毛过敏。”

“啊啾,谢,啊啾,谢。”阿甲揉了揉发红的鼻子,接了过来。

这只狐狸又不经常过来,给我这个干什么。

“那么,再见了!”

啊,又是用飞的,这个世界的狐狸都是这么魔性么。

阿甲抬头看着狐之助远去,低头看了看手上的两把刀还有面罩,放到了一边的凳子上,继续做她可爱的木床。

 

“喂,我回来了...人呢?”

已是下午五点,山姥切国广出阵完毕,回到本丸四处找不到阿甲的身影,最后训着声音找到了小庭院。

知道她容易被吓,所以看见她后,山姥切加重了脚步声,看她意识到了才说了一句。

“我回来了。”

“哦,你回来啦,大黄。”

阿甲转过身,笑容灿烂的看着他,顺手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,木头的细屑在她身上粘的到处都是,脸上的汗水混合的尘土显得灰扑扑的,不过都抵挡不住她脸上的红云。

“...你这是在干什么呢。”

山姥切皱了皱眉。

“哦,准备做一张床,已经快完工了,啊,已经是这个时候了么。”

看见山姥切,阿甲才意识到已经快到晚上了,然而她做东西太入迷现在都还没吃东西。

“咕噜。”

肚子终于有时间发出自己的抗议。

“嘿嘿。”

阿甲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。

“这是?”

山姥切眼睛瞟到了一旁的两把刀。

“哎。”阿甲没有错过他脸上微弱的表情变化,苦笑了下,“政府给的。我没力气了,你去做饭吧,好了叫我可以吗?”

她凑上跟前,眼睛里透出对食物的渴望。

“知、知道了。”

山姥切别过了脸,带着些许红晕,转身向厨房走去,回头又看了一眼阿甲,见她又专注于她的木床,叹了一口气,走开了。

 

“呼,这样就差不多了,先做一张小的用着,有时间在做一张大的,到时候再给这张床刷漆,恩恩。”

阿甲对着她的穿碎碎念,不是露出一个失去控制的笑容。

“喂,吃饭啦。”

“哦,来啦。”

 

“你慢点。”

山姥切看着眼前这位大口大口吃饭的人,不自觉的勾了勾嘴角。

“啊,嗝,吃饱了。大黄~你做的饭挺好吃的啊,不枉我前几天对你的教导,厉害厉害。等下跟我去把床抬进来啊。”

阿甲吃完饭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躺着,摸了摸自己饱饱的肚子。

“幸福啊。”

“哼。”

“呼。”等山姥切收拾完厨房后,阿甲已经躺在地上睡着了,一脸的疲惫。

“真是的。”

他看着她睡得十分香甜,估计摇也摇不醒,拿来一床被子裹在她身上,然后把他打横抱起送回了房间。

 

DAY11

今日以后,阿甲一定很后悔为什么要给狐之助带来的两把刀注入灵力。

 

“哈欠。”

昨天折腾的有点厉害,阿甲今天睡到了早上5:00,比平日迟了不少。

恩?我怎么在房间里?咦,身上的衣服好臭,不会是被大黄拖回来的吧。

阿甲想象了下山姥切拽着她的双脚把她往回拖的样子。

额,不想了,洗澡洗澡。

 

早晨

5:40

“早上好!”

阿甲在厨房找到了山姥切。

“哦,噗!你怎么穿成这样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阿甲转了转,没发现自己穿的有什么问题。

“裤子太短了!”

山姥切国广转过身去,闷声说道。

阿甲换下了她平常一直经常穿的土里土气破旧的农民装宽大的服饰,换成了精简的短裤和体恤衫,露出了一双白晃晃的腿。

“额,那我坐下。吃饭吧。”

阿甲坐下,顺便拍了拍桌子。

山姥切这才转过身。

吃饭的过程中,他一直闷着一句话都不说,虽然平常也没有说什么。反倒是阿甲在洗完澡后一身轻松,还哼起了小曲儿。

山姥切国广偶尔抬起头悄悄地,用不被发现的目光看着她,看着她不长的发梢滴落的水珠,看着她吃饭时的汗水滑入领口,看着她露出的显少见到阳光的大腿。他感觉自己在发烧。

“恩,大黄,认真吃饭啦!不要看我。”

山姥切国广逐渐明朗的眼光还是引起了阿甲的注意,她直直的看了过去,换来了山姥切国广略显窘迫的低头。

“好了,吃饱了。”阿甲放下筷子,收拾着桌上食物的残渣“今天我洗碗吧。”

她站起身来,走到碗槽旁,山姥切国广随着她移动着眼光,定了定,凑了上去跟着一起洗碗。

“哈哈,昨晚谢谢你把我送回房啦。”

“没什么。”

想起昨晚,山姥切又红了下脸。

“等下你到主厅来下。”

“恩。”

 

早上7:00

阿甲换回了之前的装扮,面对着身前放着两把刀,一旁跪坐着她的近侍。

“那么,我开始了。”

她一只手的手掌中开始显现出一团白光,莹莹的,其中蕴含着高纯度的灵力,她让那团白光充满至拳头大小,又覆上了另一只手,把那团光一分为二,左右两手分别将光注入两把刀中,光团逐渐减弱,最终为刀剑完全吸收,而后刀剑自身开始发出光亮,不断扩大到人的样子。

“哟,我是鹤丸国永。被这样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到了吗?”

“虽然个头很大但我叫小狐丸。不,这不是玩笑。而且我更不是假的。我名字有小!但是很大!”

“咳!”阿甲口吐白沫晕了过去。

“哈哈哈,第一见到我这么激动么。”

“主人!”

“阿甲大人!”

这是她在失去意识前最后听到的几句话,还有心对狐之助的诅咒。

【老子信了你的邪,知道我对狐狸过敏还给我小狐丸,还有鹤丸国永这种爱做闹剧的大魔王,这日子tm怎么活哦。】

 

“你醒啦。”

看见自己躺在木床上,嗅着木头的沉香,她心里静了不少。

“大黄,你把我的面罩拿过来。你有跟他们交代相关事宜么?”

“基本情况已经介绍过了。”

“那去带他们安排下住所,小狐丸的宿舍安排的离我远点,然后去主厅,具体原因我等下向他说明。”

“是。”

 

“哦!这是惊喜么?”

鹤丸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跟他一般高带着面具的小姑娘。

“主人的身体还好吗?”

而小狐丸脸上则略有担忧之色。

哎。

“之前的基本情况,大,山姥切也跟你说过了,现在在我的本丸中,现有的便是你们三位,但是很不幸,我对狐狸毛过敏,所以,委屈小狐丸要住的离我远一点,然后,很重要的一点,我不太能接受惊吓,所以...”她把脸对向鹤丸国永。

“了解了解。”

我还什么都没说啊,鹤丸你就了解了,还有你那副bulingbuling的特效是怎么回事。

“哎,我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,不要叫我主上或者主人,叫我阿甲就好了,哦,对了!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,咱们这个地儿,民以食为天,种地是本丸内番的第一要务。等下就跟我下地熟悉下情况。”

说完阿甲转身就离开了主厅。

哈,这个面罩好难受。

“哦,真是一个神奇的主人呢,是吧,小狐丸。”

“我们这是被讨厌了?”

“阿甲,不,主上,她确实对狐狸毛过敏。”

“哈哈哈,国广这么为她说话啊,不要担心,我们共事一主,不会怎么样的。”

“才没有为她说什么。”

 

阿甲回到房间,摊成一张饼,取下面罩。

啊,我差不多是条,咸鱼了。

 

没有小姐姐的第十一天,想她。
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