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白

俺家的本丸4

DAY12

“哇!”

阿甲发誓这是她今天第三次被鹤丸国永的“惊喜”震惊了。

自早上做完早操时还有片刻清净后,在鹤丸发现了她只要在没有防备,认真做事事被人拍肩膀就会浑身一抖的神奇点后,就无时无刻不在伺机逗逗这位新主人。比如刚刚,他在她为庄稼抓虫时,轻手轻脚绕道她背后,对着她耳朵用不会伤及耳膜的声音喊道 。

“主上!吃饭了!”

然后就出现了她一屁股坐在田埂里的场景。

“鹤丸国永!”

阿甲几乎是从牙齿里挤出的这几个字。

“哎哎,我只是好心叫主上吃饭嘛。而且人生充满惊喜不好吗?”

“不好!”阿甲气呼呼的爬起来,打开他试图拉她的手,径直向房间走去。

“主上记得来吃饭啊~”

阿甲几乎是用冲的方式离开了,一句话都没有留下。

“哈哈哈,真是位活力四射的小姑娘。”

 

阿甲换下一身湿透了的脏衣服,默默想道。

看来昨天扮猪吃老虎失败了,跟鹤丸说的话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啊,按照他这个充满惊喜的活法我迟早要被他吓得半死不活。要不,明天去锻几把刀,看新来的伙伴能不能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。

 

“国永,不要用那种表情看着别人啊。”小狐丸撑着下巴看着对面一直面带微笑的鹤丸国永,“主人怎么还没有过来啊,你叫过她了么?”

“哼~没什么。已经叫过她了。”

“你这家伙,又吓了主人吧。”

“我也只是拍了她一下,别的什么都没做哦~”

阿甲的到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。

“主人。”

“都说了......”

“哦!这个面具,是时尚潮流么。”

“......鹤丸你在哪里学的这些词汇,我把狐之助给我的面罩改良了下,就不会影响到我吃饭了。大黄呢?”

“大黄?”

“是山姥切。”

“诺。”

鹤丸国永指了指房间的角落。

“不过这个名字,是现世的叫法么?”

“给刀剑赐名,主上你真是让人越来越期待了。”

“......吃饭吧。”

她感觉到,这个话题好像已经远远地超过了她当初所理解范围内的作用——给这一位自卑的人取外号表予认同,与刀剑男士相处,好像比想象中还要有更复杂。

 

“大黄,你来一下。”

审神者呼唤着她的近侍。

“我想知道,赐名对于你来讲意味着什么。”

“果然你和他们一样对伪刀不抱有期待么。”

“走什么,坐下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我给予你新的名字,是因为我知道,你会成为我的助手,我的朋友,我重要的伙伴,你是特殊的,不论后面还有多少'山姥切',你就是你,那么我想想知道,这对于刀剑男士,有什么特殊的含义?”

“呜。”

“嗯?怎么...哎呀!你怎么哭上了。”

“没什么!”

“所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嘛。”

“这个......”

“什么?没听清。”

“都说了,名字很重要!”

“什么和什么...好好好,我知道了,我知道了,纸巾给你,别哭了,乖。”

“不许给......”

“嗯?”

“没事我回房间了。”

“唔,回去吧。”

 

名字。

阿甲躺在地上张开右手伸向天花板,缓缓地攥成了拳头,突然她翻身坐了起来,伸向了空无一物的右侧,又停了下来,口中念念有词,在房间里张开一个小小的结界,原本空荡荡的手边多了一个长长的木匣子,打开它,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把长刀,她双手将它托出,将灵力源源不断地输入其中,刀鞘中的刀刃发出了嗡鸣之声,过了半晌,它停止了震动,刀身出鞘,削去了阿甲半缕头发。

她望着悬在空中的刀,伸出了右手,左手竖起两指放在胸口,口中念念有词,长刀在空中颤了颤,回旋在空中围绕,房间里的空气开始有节奏的振动,频率从缓慢到剧烈,结界的外壁开始逐渐碎裂。

“来。”

“来!”

“来!!”

在结界即将破裂的零界点,长刀回到了阿甲的手中,房间中强大的压力一瞬间松懈了下来。

“...呼,差点就控制不住了。果然在这个地方,刀剑的力量也会充沛不少。”

她重新把刀收回刀鞘中,郑重的收回木匣里,重新下下咒语,盒子又消失无踪。

 

 

PS:阿甲的家族多为炼器师,他们将灵力灌入其中,经过长时间的炼化可以逐渐达到御物的程度,并可以使所持武器具有一定的灵识,但与具有自主意识和自由活动权的刀剑男士有本质不同。她的武器是一把还在炼化的横刀,名作“阿恒”,已跟随她快10年了。


评论